欢迎光临民进辽宁省委网站
热门关键词: 民进辽宁 参政议政 十二五 东北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民主促进会辽宁省委员会 >> 文章中心 >> 文苑专栏 >> 正文
读书与自救
时间:2020/3/2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赵丽杰 阅读:1377

 

为啥有那么多的人,前赴后继地走在追求名利的路上,甚至不惜付出欢乐、青春、健康直至生命?

阿兰·德波顿说,他们是为了获得“上层身份”。“获得上层身份令人惊喜。由于会得到别人的邀请、奉承、捧场的笑脸(即便你所讲的笑话并不可笑)、与众不同的待遇和注目——上层身份能带来能源、自由、空间、舒适、时间,并且重要的是,能够带来一种受人关注、富有价值的感觉。”

换言之,人们在意的“其实是显耀身份为我们赢得的爱”。每个成年人的生活都包含着两个关于爱的故事。第一个是关于性爱的故事,这好理解;第二个就是追求来自世界之爱的故事。“获得他人的爱就是让我们感到自己被关注——注意到我们的出现,记住我们的名字,倾听我们的意见,宽宥我们的过失,照顾我们的需求。” 这种爱,或说关注,带给我们的,是一种生存的尊严。

德波顿认为,我们处于一个“势利”的社会。势利者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在社会地位和人的价值之间完全画上等号”。媒体为这一切推波助澜,社会的关注点永远都在那些成功人士身上。这种势利观念使所有的人为了赢取别人的爱和认可而热衷于那些他们原本毫无兴趣的所谓追求。就在我们身边,也多的是势利小人,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他们势利的眼神下生活。“世上最难忍受的大概就是我们最亲近的朋友比我们成功。”德波顿说。可见,“势利小人”也包括我们自己。由于感觉自己不如别人,因此才要想方设法让别人觉得他不如自己。

德波顿认为,我们应该对这种由于渴求尊严而导致的势利倾向,“多一些理解和悲情,而不是一味去苛责。”

“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一些人无法或不愿温顺地服从关于上层身份的主流观念,但他们有资格拥有更好的称呼,而不是残酷地被人称为失败者或小角色。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一种方式,才能证明生活的成功。”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结尾如是说。

德波顿生于1969年,是英国畅销书作家,作品已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中文本也有近十种。他的作品,让我们在司空见惯的生活中发现新意。在《爱上浪漫》和《亲吻与诉说》这两部小说里,德波顿探讨的是男女之间的关系和情感。他说,当女人爱上男人,爱上的往往不是男人,而是爱情。爱上爱情,不如说爱上浪漫……这是每个女人的故事。在散文作品《拥抱逝水年华》一书里,德波顿匠心独运地把普鲁斯特从文学神殿拉到浮世人间,提醒人们如何珍惜有限的人生,学会调整轻重缓急。美国小说家厄普代克说:“普鲁斯特像个广大无边的圣湖,德波顿从中蒸馏出甘甜清澈的水,献给我们。”

每隔两三年,德波顿就有一本畅销书面世:《哲学的慰藉》、《旅行的艺术》《幸福的建筑》《工作颂歌》《写给无神论者》……每本都轰动。

以随笔作品见长的德波顿,灵感来源于读书:“我喜欢阅读并不是为了让我自己开心或者打发无聊的时光。我阅读是为了更多地了解这个世界以及我自己。我喜欢那些能够以某种方式帮助我生活的书,它们能教会我一些能在日常生活中用到的东西。我也喜欢这样一类书:历史、心理学和哲学,当然还有小说。我阅读是为了自救……”

这也正是我们读德波顿时最大的收获:自救。德波顿的文字里有哲学、有心理学,但决不艰涩。“如果一位随笔作家来写一本有关爱的书,他与许会对爱的历史和心理稍作探究,不过他最终必须得用一种个人化的调子来写,使读者读起来就像跟朋友娓娓谈心。这种朋友般的阅读感受对我而言非常重要:我希望我的书读起来就像跟朋友谈心,不想拿大学问的帽子来充门面、唬人。”德波顿在他的中文版文集总序中说。

在上述那篇序言中,他还说道:“我读得如饥似渴,又感同身受……在文艺作品中认出我们自己,可以使我们换一种达观的态度看待我们自身的困境。”

 

 

 

Copyright 2014 中国民主促进会辽宁省委员会 版权所有,对违反版权者保留一切追索权利 备案编号:辽ICP备135673240号
主办:中国民主促进会辽宁省委员会 电话:024-25903830 技术支持:辽宁省信息产业发展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您是第 1234613 个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