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民进辽宁省委网站
热门关键词: 民进辽宁 参政议政 十二五 东北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民主促进会辽宁省委员会 >> 文章中心 >> 会史钩沉 >> 正文
吾以此心奉教坛--郭民任传略
时间:2018/10/2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先峰 阅读:316

 

刘先峰

郭民任,生于19114月,原名郭维耕,字行素,号白沙。19491月参加革命,曾任民进中央委员会委员,民进辽宁省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顾问,民进抚顺市委员会主任委员。

 

(一)耕读传家

1911416日,伴随着一阵响亮的啼哭声,一个男婴降生在铁岭县七区柴家堡村一户富裕农家。郭家三代教书,现在一家之长郭塾师于村中私塾授课,其子子承父业,是一名中学教员。而作为一家之长的郭塾师,听闻弄璋之喜,按捺不住欣喜之情,伏案写下八个大字,一手抚卷,一手捋须,念道:“国之四维,耕读传家。吾孙就名维耕”。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小维耕已经4岁。全家上下对维耕倾注了超乎寻常的期望与关爱。整日与青山相伴,同村中孩童嬉戏玩闹更使得维耕天真烂漫,聪慧灵秀。郭塾师亲自为小维耕启蒙,课以古诗词,父亲放课后归家也常常指点维耕课业。8岁时,维耕到村中初小读书,及稍长,在瓢酪屯读高小。此时,维耕已开始作诗,竟得到老师和祖父的赞誉。维耕的童年,既享受着农村淳朴风光带来的乐趣,又得到了家学的文化熏陶,生活宛如一幅田园风情画,维耕每天都沉浸在无忧无虑之中。

 

(二)艰难求学

天有不测风云。维耕13岁那年,父亲因患肺病药石无效撒手人寰,次年祖父又故去。家中遭逢巨变,连失两位至亲,少年郭维耕虽尚未能感悟民生多艰,但也体会到了生离死别。由于父亲长年患病,家中欠下很大药债,家中生活举步维艰。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维耕面前:是继续学业,还是弃学谋生。维耕一心向学,然家中窘境确实需要维耕这个劳动力。孤儿寡母一时没了主意,幸得舅父援助,使维耕得以升入铁岭本科师范继续读书。

三年的师范生活,使维耕渐渐成熟起来,也多了一份对家庭的担当。维耕开始期待着自己早日踏上三尺讲台,靠自己改善家庭窘境,至少让母亲不再那么辛劳。学业上,维耕孜孜以求,各门功课均名列前茅,受到了师范杨校长的青睐。在杨校长的鼓励下,维耕考入东北大学,但是维耕却不敢向母亲提起。19289月,在杨校长的资助下,郭维耕赴东北大学教育系就读。

 

 (三)传道授业

192971日,东北大学第一届毕业典礼,张学良亲临现场。会场上,张学良宣传了他消除内战、维护和平、弥补分裂、促进统一的政治局面主张。典礼上张学良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令在场之人无不受到鼓舞,维耕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的壮志豪情。是夜,维耕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眼前不断浮现张学良站在高台上的英姿,张学良那掷地有声的爱国言论也不断在耳中萦绕。维耕默默在心中立志:要以为国家富强、人民安泰奋斗为己任。遂改名郭民任。一个农家子弟向着革命迈出了第一步。

“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三千万东北儿女处在日寇铁蹄的蹂躏之下。怀着教育救国的理想,郭民任先后在西委(今东辽)、铁岭、海龙、通化等地做中小学教员,并任校长职务。在教书的同时,不忘国耻,他用大量的诗文抒发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愤慨,时刻宣扬爱国主义思想。目睹“沈阳一炬化为尘”的日寇侵略罪行,慨叹“多少行人白发新”,他从心底呼出“百年父老思飞将”的心声,却“不知鲁难几时回”(郭民任《重回沈阳》),忧国忧民的情怀诉诸笔墨,在他身上,对于祖国的热爱与对人民的深厚情感相一致。闻听杨靖宇将军被杀,郭民任既愤慨又哀伤,他慨然书赋:“倭甲满天地,将军宁独留。忍抛一腔血,难忘此神州。日月昏无际,江河惨不流。他年师北上,魂绕白山头。”(郭民任《闻杨靖宇将军自尽哀赋》)。

郭民任一生钟爱教育事业。据其自传介绍,从1933年初到19459月抗战胜利止,只有“在教学生活上,尚称快慰,特别是学生对我眷眷不忘的情谊”,以至于在今后的一生中,“还常常记得很清楚”。

19462月,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通化联合中学成立,郭民任出任该校副校长,开始了与共产党的合作。

1948年底,东北全面解放,郭民任的身心也得到了解放,他辞去铁岭中学校长的职务,只身来到抚顺。嗣后,考入抚顺市工科职业学校当教员。1949年全国解放,新中国成立使郭民任焕发了青春。此后,他精心专研教学规律,热心教育改革,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抚顺教育事业呕心沥血,为促进抚顺教育事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他曾先后在抚顺工科学校、女子中学、第二中学、抚顺高中任教员、主任、副校长、校长。1957年后,先后任抚顺市教育局副局长、师范学院副院长,成为抚顺市教育界知名人士和先进人物。曾被选为市人民代表、市人民委员会委员,并荣获市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市先进生产者等称号。

 

(四)开拓之路

19564月,在中共中央提出的“长期共存、互相监督”方针指引下,辽宁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民进沈阳分会主任理事车向忱受民进中央委托,在东北地区发展组织。车向忱来抚,在中共抚顺市委、市政协的大力协助下,发展市政协委员郭民任、白培莘、赖才澄等六人组成抚顺民进筹备领导小组,郭民任任组长,不久,发展第一批会员30人。同年7月,郭民任被选为民进抚顺市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8月,与张安达等四人被选为代表,参加中国民主促进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次年1月,被选为民进辽宁省筹备委员会委员。从此,郭民任走上了与中共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道路。

195810月至19845月,郭民任被选为民进抚顺市委员会主任委员,民进辽宁省委员会第一、二、三、四届副主任委员、第五届顾问,民进中央委员会第五、六届委员。

在担任民进抚顺市委主委期间,郭民任为抚顺民进的发展倾尽全力。仅1957年上半年,要求入会的有200多人,吸收110人入会,较市筹委会成立时增加了4.7倍,会员总数达到148人。建立基层组织13个,其中有8个支部,5个小组。

整风运动开始后,19577月,民进中央和民进辽宁省筹委会又相继发出关于进行会内整风运动的指示,要求在会内整风期间,停止组织发展。市筹委会于同年7月成立民进抚顺市委整风领导小组,由郭民任担任组长。“反右”和“交心”运动,伤害了一些会员的感情,但是,在郭民任的耐心开导下,同时由于这些同志在与共产党长期共事中形成的风雨同舟的合作关系,使他们跟共产党走的信念仍然坚定不移,从而在长达二十多年的艰难岁月中,经受住考验,继续坚持与党一道前进,并在极端困难的处境中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文革开始后,抚顺民进组织被迫停止活动,长达11年之久。

1962年至1988年,郭民任历任市政协第二、三、四、五、六届委员会副主席,辽宁省政协第三、四届委员会常委。

在此期间,郭民任一直与党亲密合作,带领广大民进会员,坚持共产党领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积极参政议政,广泛反映社情民意,在党和政府与抚顺各界人民群众之间架设彼此沟通、相互理解和信任的桥梁,表现出了高尚的觉悟。

凡是与郭民任接触过的人,都认为其才华横溢,出口成章,尤其对古典诗词有很深的造诣。70余年来,他坚持古诗词创作,撰写诗歌千余首。他的诗歌,讴歌祖国大好河山,讴歌新生活,也反映着对旧中国的不满和对日本帝国主义的鞭挞,还有大量的感怀之作。省市民进曾以《抱风庐诗存》为题,辑录所作近体诗四百余首,为之出版。郭民任在19962月逝世前,重新订编《抱风庐诗存》八百余首。这也不是他作品的全部(中年以前因战乱等故,诗篇多散佚),却也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郭民任于1988年离休,时近八旬。虽年老体弱,双目几近失明,双耳几近失聪,仍治学无辍,屡有诗作问世。他关心国家大事,关心抚顺社情民生。1995年,抚顺遭受百年不遇特大洪水,郭民任十分挂怀,特遣子女将其月工资代其捐献,体现了对人民的赤子情怀。

19962月,郭民任因病故于抚顺,享年86岁。

Copyright 2014 中国民主促进会辽宁省委员会 版权所有,对违反版权者保留一切追索权利 备案编号:辽ICP备135673240号
主办:中国民主促进会辽宁省委员会 电话:024-25903830 技术支持:辽宁省信息产业发展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您是第 1234613 个访问者!